大明第一神捕,请我抓贼得加钱沈墨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
《大明第一神捕,请我抓贼得加钱》 小说介绍

沈墨觉醒最强神捕系统,获得罪恶之眼,令罪犯无所遁形。 去县衙报道,顺手掀翻通缉犯。 在街上闲逛,又逮捕一个盗墓贼。 东边抓个人贩子,西边按住采花贼。 江上抓水贼,山里擒悍匪。 沈墨业绩太好,各地官府都想请他。 沈墨说:“请我可以,得加钱!”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沈墨觉醒最强神捕系统,获得罪恶之眼,令罪犯无所遁形。 去县衙报道,顺手掀翻通缉犯。 在街上闲逛,又逮捕一个盗墓贼。 东边抓个人贩子,西边按住采花贼。 江上抓水贼,山里擒悍匪。 沈墨业绩太好,各地官府都……
大明第一神捕,请我抓贼得加钱沈墨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
《大明第一神捕,请我抓贼得加钱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

“沈墨贤侄。”

徐旺上来就套了个近乎。

“我和你父亲可是多年老友,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。”

沈墨只是看上去年轻,脑袋里可装着两世的人生阅历。

“徐叔有话不妨直说,是不是想要这个金疙瘩?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徐旺闹了个大红脸。

“老沈教了你不少东西嘛。”

“见面分一份,你吃肉,总得给弟兄们留口汤吧?”

沈墨不禁暗笑,这话说的,哪像是捕快,不知道的还以是一群土匪呢。

这个时代的捕快地位低贱、收入微薄,全靠这些灰色手段养家糊口,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。

说的严重一点,哪怕赃物是一张大饼,他们都恨不得抠下来一角。

官府老爷和朝廷上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与其说他们是维护治安的捕快,还不如说是朝廷豢养的一帮以恶制恶的恶人。

沈墨忍不住感叹,还是梦里的那个世界好啊。

他拎起那只沉重的包裹,打开后满脸可惜地说道:

“徐叔你看,这错金白玉镯上有鸳鸯图案,应该是一对,可惜这里只有一个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徐旺不解地瞪着眼睛。

包裹里的白玉镯子明明有两个,沈墨却说只有一个?

捕快们也是一脸懵逼。

沈墨蛮精明的小伙子,是眼神不好还是不识数,怎么睁着眼说瞎话。

硬把两个说成是一个。

沈墨也不答话,他指着四个并排放在一起的花瓶,自顾自地说道:

“还有这个花瓶,上面绘有梅花的图案。

按理说,应该是梅、兰、竹、菊四个花瓶为一套。

现在这里只有梅花瓶,另外三个一定是被窃贼的同伙拿走了。”

徐旺和捕快们终于开了窍。

沈墨这是在暗示允许他们拿东西呢。

甚至连借口都帮他们想好了。

“啊……对对对!”

“一座古墓里肯定不只一个镯子和一个花瓶,其它东西肯定是被他的同伙拿走了。”

沈墨听得直咧嘴,真够狠的,这么大一堆东西,就留下两件充公。

徐旺一扯沈墨的袖子。

“好侄子,大恩不言谢,这些东西换成银两,你占一半,剩下的弟兄们再分。”

其他的捕快们也满脸堆笑地凑过来。

“沈墨兄弟,你身子骨瘦弱,以后有危险只管躲在我们身后就是。”

“沈墨真是咱们的大贵人,第一天来就带弟兄们发财。”

“就是就是,要不是沈墨抓住了柳长风,咱们现在还在挨板子呢。”

徐旺感叹道:

“老沈生了个好儿子啊。”

“要是我儿子有你这份能耐,我搭个板把他供起来,早晚各磕三个响头我都愿意。”

“徐叔这是捧杀我。”沈墨打了个哈哈。

徐旺笑道:“我带嫌犯去旁边处理一下,晚上徐叔和弟兄们请你喝酒。”

沈墨满口答应。

他有罪恶之眼,抓罪犯比脱鞋上炕还容易,根本不在乎这一个两个的。

沈墨随手又摸了一下石狮子的屁股,心中暗道,老子早晚有一天要把你举起来。

捕快们纳闷,石头雕刻玩意,手感就那么好吗,为什么沈墨总去摸?

……

县衙里,县太爷卢月正美滋滋地写着报告。

卢月一边写,一边畅想扬州知府看到报告后会是什么表情。

这时候,手下人来报。

说是在衙门口抓到个窃贼,没等上堂就什么都招了。

卢月心情正美,哪有心思开堂审犯人,挥挥手叫人将嫌犯关到牢里去便是。

徐旺心里偷笑,这颗金疙瘩算是稳稳地放到兜里了。

其实就算县老爷升堂审犯人他也不怕,他早就和癞痢汉串好了口供。

癞痢汉要是不想在牢里头遭罪,就得按照他说的办。

忽然又听到门外有人叫道:

“报!!!”

“扬州知府老爷到!”

卢月急忙跳起来,扶正官帽,扯平整官服。

如果知府再早来一个时辰,卢月肯定裤子都吓尿了。

现在他却不怕。

柳长风被穿了琵琶骨,妥妥地关在县大牢里呢。

他一边好整以暇地吩咐衙役们排好仪仗,一边抢出门去迎接知府老爷。

那扬州知府派头够大的,先是派皂吏到县衙门吆喝了一嗓子。

告诉泰兴县的官员们,老爷来了。

麻溜的摆上排场,迎接知府老爷大驾光临。

卢月率领本县的县丞、典史、主簿等官员,恭恭敬敬地站在衙门口等着。

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扬州知府和随行人员才慢悠悠地过来。

最前面的是十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带刀捕快。

轿子两侧又各有二十名目光锐利的护卫。

看的沈墨咋舌不已。

扬州知府连轿子都没下,隔着轿帘子就对卢月喝问道。

“泰兴县令卢月,十五日期限已到,嫌犯柳长风可曾缉捕归案?”

那破锣嗓子,好像被刽子手开过光似的。

听起来满是杀气,一看就知道是兴师问罪来了!

卢月庆幸地看了一眼沈墨,然后腆胸迭肚,抑扬顿挫地说道:

“启禀府台,柳长风已被押进大牢,下官正要将此事报与上官知晓。”

卢月心里这个爽啊。

还想办我?

没门儿!

湖广、江浙十几个州县抓不到的人,在老爷我的地面上栽了。

怎、么、样!

想到这,他忍不住又去看了眼沈墨。

心里想着,沈墨立下这么大的功劳,我还没有奖赏提拔他呢。

卢月看到沈墨一直盯着那几匹高头大马看,心里顿时就有了主意。

扬州府县一级的衙门里,好像还没有哪个捕快拥有马匹吧?

小说《大明第一神捕,请我抓贼得加钱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