稚拙光影里的缘与份韦安流席小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
《稚拙光影里的缘与份》 小说介绍

这是很多个人的青春,兵荒马乱又平平无奇。
好孩子安流会不会爱上所谓的痞气混子席小舟?
别人家孩子岳熙的眼中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别人家的孩子?
一心向学的沐奕是否会被窗外的风花雪月迷了眼?
青梅竹马的巍巍和潇潇该走沙雕搭档剧本还是青春小说戏份?
还有年度最讨人厌班委竹雨青该何去何从……
他们稚气未退,他们青涩中带着笨拙,但他们朝着光而去,执着光阴里的信仰,追逐心中的光亮。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安流被妈妈锁在家里,听着岳熙和席小舟一次次叩响他们家那内里已经朽烂的木门,又一次次被王芳打发走。看着夏天不声不响地离去,自己却被一扇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破门关在家里,身边只有她妈妈千辛万苦、费尽心思借来……
稚拙光影里的缘与份韦安流席小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
《稚拙光影里的缘与份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

安流被妈妈锁在家里,听着岳熙和席小舟一次次叩响他们家那内里已经朽烂的木门,又一次次被王芳打发走。

看着夏天不声不响地离去,自己却被一扇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破门关在家里,身边只有她妈妈千辛万苦、费尽心思借来的小学一年级课本。

刚开始她总是偷偷躲着哭,眼泪水打湿了作业本,却晕不开上面歪歪扭扭的铅笔字。

哭着哭着,也就不哭了,她真切地感受到了哭也没用是什么感觉。

时间一晃而过,那天王芳似乎很高兴,布有细纹的眼角因为喜悦褶皱更多了一些。

王芳耐心地给安流编了辫子,给安流戴上新买的心形发卡,给安流煮了两个荷包蛋做早餐后,拎着给安流新买的粉红色小书包,领着安流出门。

安流明白,这是小学开学了。

南朝小学离家有几百米路,建在大路边,紧挨着一片田野。

秋天,田野里的稻谷弯下了腰,田埂上零星地开着几朵小花。

安流看着妈妈站在教室门口,笑眯眯地和班主任说话。

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,安流无聊地四处瞟,这一看不得了,她看见了前不久刚刚随奶奶来自己家闹的小胖子,也许也可以叫他堂哥,但她不想叫,因为她一点也不喜欢他。

他故意撞倒岳熙,有副坏心肠。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老巫婆的化身。

可她的堂哥看样子像是没看见她,或者是不想搭理她,呼朋引伴地在过道里跑过,像一阵移动缓慢的旋风。

妈妈终于是和班主任寒暄完毕,领着她进了那间小小的教室。

走进教室,看着那涂着黑色油漆的木头桌子,涂着红漆的木头长凳,深绿色的黑板,还有她未来的同学……安流笑了,因为她还看见了满头彩色小发夹的岳熙笑嘻嘻地和自己招手,她旁边是穿着一件红短袖的席小舟。

席小舟看见安流来了,立即拎着自己的书包起身坐去了后面一排,把岳熙旁边的位子空出来,也跟着岳熙欢快地招手。

安流心里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感动,自己的小伙伴没有抛弃自己。

她腼腆地笑笑,也回招手。

王芳疑惑地看过去,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,和看着什么丑东西似的盯着那两个咧着嘴笑的小孩,心里愤愤地想:真是冤家路窄,怎么就甩不掉他们了?带坏了安流可怎么办?

女人飞快扫视一眼,立马就锁定的了目标。她强硬地把安流拉过去,按在一个戴眼镜的小丫头旁边坐下,想着这年纪小小就戴着眼镜,就算她自己学习不怎么样,父母也不会差。

她精明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忽略安流的挣扎,笑得格外和蔼地和安流的同桌交谈,随后转身对老师说:

徐萍看了看安流眉头紧锁的小脸,见怪不怪地说了声好。

王芳又交代了几句后,满意地离开,仿佛已经看到安流考上名牌大学光宗耀祖,自己那重男轻女地婆婆后悔自己当初有眼不识泰山,自己的弟媳妇谄媚地讨好着自己……

可是她不知道,她前脚才走,后脚岳熙和席小舟就拎着小书包,紧紧地跟过来了。

三个孩子笑做一团,遭了安流新同桌的白眼。

安流的新同桌叫于嘉美,的确是个挺热衷于学习的好孩子,就是太热衷了一点。

安流的脸刷地红了,她就是跟岳熙借块橡皮擦。

席小舟在后面不服气地偷偷扯于嘉美的头发。

于嘉美愤愤地转过去瞅一眼席小舟,她刚刚告状只是单纯讨厌安流而已,讨厌老师总是表扬她,后面的人跟着凑什么热闹。

刚刚想站起来再说点什么,被安流抢先。

面对老师劈头盖脸一顿训,席小舟愤愤不平,本来就是告状精有错在先,就算自己扯她头发不对,关岳熙什么事。

看着那两个孩子,一个是气鼓鼓地握着拳头像要冲上来打人的小流氓,一个是一副刚刚睡醒懵懵懂懂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的迷糊虫,觉得这俩估计没救了,考试铁定倒数,可不能让他们影响了安流这种好学生。

她悄悄把安流唤出去,交待安流离那两个差生远一点,不要被他俩带坏了。

安流迷惑地看着徐老师,又是和妈妈一样我是为你好的嘴脸,她真讨厌这样,都没有考过试,她们凭什么说他俩是差生,她们又没有和他俩相处过,凭什么说他俩是坏孩子。

安流仰起脑袋,郑重其事地回答。可却被面前的大人当做笑话听。

安流掰着手指头数岳熙和席小舟的优点,但面前的女人还是把这些当作笑话。

徐老师用力捏了捏安流白嫩的脸颊,瞥了眼教室里两个黄黑的小孩,轻蔑一笑。谁知道他俩去哪里野晒黑的!一个整天坐不住像有多动症,一个呆愣愣地像小傻子。徐萍心里盘算着,下学期开学就把他俩扔最后一排,让安流和于嘉美这样的好学生好花开满山。

拿成绩单那天,恰好是家长会。

三个孩子坐在岳熙家的大柿子树下面,等着大人回来。

席小舟抱着篮球,有些惶恐。

安流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。

安流还不太明白这个方言词是什么意思,跟着看向岳熙。

岳熙终是收回了看向柿子树顶的目光,摇了摇头,说自己都会,不怕。

席小舟嚎了一声,接着奇怪地问岳熙呆愣愣地看那棵光秃秃的树干什么?

岳熙接着摇头,笑嘻嘻地说不光,指给他俩看上面的鸟窝,接着说冬天的树和夏天的不一样,如果下场雪就更好看了。最后又说不呆,他俩的谈话她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。

席小舟说。

安流补充上。岳熙扑过来抱住安流,笑眯眯地说夸得好!

席小舟赏了她俩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席小舟支着下巴说。

岳熙笑眯眯地说,

伴随着席小舟的唏嘘声,三个人的妈妈回来了。

席小舟刷地站起来,奔过去对着亲妈嘘寒问暖,企图逃过女子单打。

岳熙妈妈笑眯眯地说还是小舟最机灵。

席妈妈用她那布满厚茧子的手揉揉席小舟的脑袋,说了句:

岳熙也慢吞吞地凑过去拉住妈妈,垫着脚凑上去扒拉妈妈手里的成绩单。

岳熙妈妈笑着摸了摸岳熙的头,心想我家这黑丫头,咋没有人家安流那么白嫩呢?估计是她没事就站在大太阳底下,不是打球,就是打拳,晒黑了。在屋檐下给她吊个沙袋吧,以后就在屋檐下打拳,争取养白点。

看向安流刚刚坐的地方,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安流已经被王芳拉走了。

心说那小丫头可怜,她妈妈看到岳熙成绩单后那脸黑的,都能滴出酱油了。

席小舟笑嘻嘻地说谢谢表孃,岳熙却一本正经地说不要。

众人问她为什么。

岳熙笑嘻嘻地说,正巧被听到动静走出门来看的岳熙奶奶听见。

走过来问岳熙考了多少。

岳熙笑出一口小白牙,把成绩单展在奶奶面前。

岳熙奶奶笑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,眼里隐隐隐有泪光闪烁。

见状,岳熙跑上去牵住奶奶的手,

岳熙奶奶笑着说,拉着岳熙往里走。这期间,安流家的大门被重重砸上。

席妈妈讽刺了一句,和岳熙妈妈相视而笑,就看不惯她那副高人一等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席小舟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,心里有几分担忧,不知道安流还能不能出来玩。

小说《稚拙光影里的缘与份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