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着火炮建元唐韩富国姚凤庆全文免费阅读

《带着火炮建元唐》 小说介绍

开端 两院院士、军工大咖,穿越到了五代十国后期的大国争锋时代。 附身一个将军家婴儿躯体,又在一个将军新组家成长。充足的营养,使婴儿健康成长。 21世纪的科学技术知识,加之他带去的的微型计算机成为了金手指。 作为将军家的成员,他学习华夏功夫,凭他的聪明和吃苦耐劳的精神,他取得了优异成绩。内外功夫都很是了得,一掌击出就达到二千多斤多斤之力量;成为华夏功夫一哥。 韩富国知道自己穿越了,他立志要改变这个时代战争的形态,把冷兵器推进到热兵器时代,并要利用先进的武器,实现华夏的统一。这是他的终极目标。 为实现这个目标,他必须要进入官场,他为实现这个目标,进行了一系列安排;其中学习医学技术,也是重要的一步。 他跟两位大医学习,得到了大医的赞赏,大医赠送了已经失传已久的华佗外科术。不久他也成为举世名医。 韩富国“把火枪复制出来,北国宰相 发现了这种武器的前途,向皇帝推荐了少年的韩富国。 韩富国凭这块敲门砖,进入北国官场和军队。 青年时,韩富国以状元身份再次入朝,官职是变法部门主官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开端 两院院士、军工大咖,穿越到了五代十国后期的大国争锋时代。 附身一个将军家婴儿躯体,又在一个将军新组家成长。充足的营养,使婴儿健康成长。 21世纪的科学技术知识,加之他带去的的微型计算机成为……
带着火炮建元唐韩富国姚凤庆全文免费阅读

《带着火炮建元唐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

小土丘上设立了香案,韩富国和忽忽略按兀室传统,对长生天行敬拜礼,向长生天发誓,俩人从今日起结为金兰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

几上放着两只酒杯,里面装满了酒,韩富国将指尖刺破,向两只杯中滴了几滴血,忽忽略也跟着做了。

两人将杯中血酒一饮而尽。

礼毕后,韩富国拿出兀室国与獠国和平协定的草本,给奔雷大帅等人阅看。

看后,他们提出要加上一条:韩富国为两国协定见证人、和监督人 ,如有争议由韩富国裁定。

修改后的协定(内容变动不大),大獠国官员看了没有意见。双方商定明早巳时在野熊关外五里处,签订协定。

跟着韩富国来兀室大营的獠朝官员,立刻回野熊关通报情况。请太后及时做出安排。

奔雷留韩富国住在蒙古军营。他们有太多的事要密谈,有太多的事需要咨询,既然儿子已同韩富国结成安达,哪么就是自己人,对自己人是没有机密的。

在大帐里只有奔雷和忽忽略。

“韩安达,你对我们兀室的大局有何看法。”奔雷以儿子的口吻开口。

“现在汗权虽然没有握在大帅家中,但汗权进入大帅系,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此话怎讲。”

“现在兀室正逢百年一遇的粮慌,人心浮动。而现任大汗还小,太后处置不当,造成饿死万人的悲剧,这对她的临朝听制是极为不利的。

我们要利用这个契机,拉拢人心,获得人心不怕汗权不到手。”

“怎样进行?”

“分两步走:第一步大帅率大军攻克夏国,这样报先汗的一箭之仇;在政治上斩获贵族支持。

另一步:我提供平价粮给安达,安达不加价,按户籍定量供应给兀室民众,为你们奔雷系播下爱民的钟子。

这个种子将结出民众的拥戴之果。

明年忽里勒台大会就要召开,到时候我再出计运作,大汗之位必然落入奔雷系。

大会前安达可以设计,让我接近青黛涑太后,搞清楚她的动向,把她攥在手中,大事可图。”

“韩帅真乃天下大智之奇才。韩帅,我还要就军事专业问题,向你请教,你们北国是否已经大量装备了火器?使用新装备的军事指导理论是什么?”

“火枪火炮,是重装备,化钱多,现在只是装备了一些部队。

火枪火炮的使用,会将战争形态彻底改变。

冷兵器将逐步退出战争型态,战斗双方必然脱离肢体接触。

火枪火炮以较高的动能质量,大幅度减少兵力投入,取得的效果却是惊人的好。比如攻城,高厚城墙已不再是难于攻克的障碍。”

“像我们兀室,以骑兵为主的战法,会被淘汰吗?”

“暂时不会。以骑兵快速机动和先进的火器结合,快速机动迂回包围,使敌人猝不及防,然后火器远距打击敌人,最后骑兵冲杀解决战斗。

冷兵器就用在最后时刻。”

“用火器后,军制是否要改?”

“当然得改,必然要组建合成营,火器要分专业兵种,这样有利于士兵对新武器的掌握和技术提高。

过去我们会战,都以阵战为主。有火炮后,这种行式就会结束。不然你排好队伍等着死吗,哪不是让对手可以快速省力的消灭自己吗。”

“韩帅,火器新军将以什么形式作战?”奔雷这个老将军,此时却很谦虚。

“散兵与纵队联合作战是重要模式。大炮先集中对目标轰击,之后散兵对敌人剩余士兵进行解决,并打扫战场。

具体战法有:运动战,阵地战,攻坚战,游击战,袭击战,伏击战,破击战等。大帅运用最好的是运动战,就是一种依托有交大作战空间,部队在这个空间中远距离移动,寻找有利战机歼灭敌人的战法。”

“啊,以前我只顾运用,缺乏理论总结,儿子得跟你安达好好学学。韩帅看我们兀室军薄弱的战斗力是啥?”

“是攻坚战。由于贵军单存发展骑兵,缺乏重火器,对于关隘、要塞或据点作战,就费时费力,难于速决。会有一种铁拳打棉花之感。”

“嗯。怎么改?”

“部队要增加火枪队、火炮队、工兵队、供给队等。过去我们北方军队,作战都不带补给,只是就地取材。这对部队快速移动有帮助,可是也有很大问题,部队自能只能顺着人多的地方行进,失去行进主动权。

这是个大问题,所以必须要建立后勤保障系统,部队的主动权都要握在手中,决不能有一丝短板出现。特别是大决战时,不能因为补给不到位,而使战役失败。”

奔雷右手住着腮帮子,细想了好一阵,“韩帅,火器的制造很难吗?”

“在目前的生产力下,是有些难度的。北国的多数火器都是经我的手,或意见才得已制造。所以价格是略高一点。以后随着产量提高价格会逐步下降。”

“韩帅哪给我们装备一些火器吗?我照价付款。”

“可以的。我先给你们十门炮一百只枪。付了款,五天后就可以运到。我给大帅画张图,把抛石机改成回回炮,抛射炸弹,击垮敌人的反抗意志。”

“韩帅你怎么能这么快运来?”

“我让海东青把消息传回去,用日行千里铁车将火器运来。”

“日行千里铁车?哪比我的马还要快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奔雷啪啪手,一个随从进来,“去拿五十万两银票给韩帅。”

韩富国收了银票,在纸上写了两行字,吹了口哨,自己的秘书进来了,“用三号海东青把这个送回去。”

奔雷大帅特别喜欢军事理论问题,一直聊了两个时辰。随后他们又讨论了攻夏的战略战术细节,两人十分投缘。

下午忽忽略像一个学生,向兄长请教如何将自己的格局快速放大,韩富国一一作了解答。

“忽忽略老弟,提高是一个系统工程,我给你几个智慧超群的人,他们放在你的工作班子里面,你就能在工作的每时每刻都可以提高进步。”

韩富国打算把智墨堂成员、自己的第二任秘书刘诚忠调配给了忽忽略。

这次刘诚忠也跟着韩富国到獠国参与谈判。

“我的上任秘书刘诚忠,是个不可多得的汉学人才,我劝劝他,让他来辅佐你,你的王府工作能力会有质的飞跃,你要好好对他,他还没有娶妻,多多关怀。”

“安达放心,我一定把他当我的老师对待。”

韩富国出帐,叫了刘诚忠,两人在帐外谈了一刻钟,然后韩富国就带着刘诚忠进了忽忽略的军帐。

刘诚忠头发略有些稀疏,面堂消瘦,犬骨有点高,轮廓线分明。但目光炯炯,格外有神,一看就有大智大慧在里面奔腾。

刘诚忠见了忽忽略,双手抱拳,躬身一揖,“属下参见王爷殿下。”

忽忽略赶快移步上前,扶住刘诚忠,“老师不比多礼,”

随后,叫人拿了一万两的银票,塞给刘诚忠。

“使不得,属下寸功未立哪能受禄。”

“老师就不要谦虚了,古人云,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诚忠就是我要求的大将。”

“诚忠,你就收下王爷的心意吧。王爷是个直人,以后好好工作就行了。”

刘诚忠又给忽忽略推荐了六十多个汉学人才,这使得忽忽略王府,成为兀室国最有文化最有智慧府衙。

第二天午时正刻,两国官员,来到签约地点,签约用桌是三张长桌拼接,上面盖了红布。

今日蓝雨酥头上的黄金凤钗,随她稳健的步伐,轻轻摇曳,金簪上的夜明珠,反射着灿烂的金光,这是信心的折射。

微风时不时吹动她如墨黑发,散发出淡淡香气。

乌黑的大眸子荡漾着喜悦之情。

今日她身穿韩富国送她的,青竹色藤纹并蒂莲雨花锻对襟襦裙,外披葱绿沙地彩秀花鸟披风,上面有一对鸳鸯欢快游动。

人们见了太后的装束,心中有些吃怪:太后一个寡妇,怎么用鸳鸯点缀服装?

难道她的心扉又敞开了?

奔雷依旧头戴耀日铁盔,盔顶一束红缨在风中飘动,身穿一付精铁凯甲,要系兽面金带,脚蹬牛皮长统靴。

奔雷眼睛很大,目光如炬,胸脯横阔,大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。

奔雷不是大汗,能否代表兀室国家同外国签定协订,当然可以,他不仅是大元帅,还是兀室监国,必要时可以干预国政。目前就属必要时。

蓝雨酥同奔雷面对坐下,韩富国坐在长桌尽头,他要监证和平协定签订。

文件一共九份,是三种文字书写。三方各执三份。

文件签好交换后,蓝太后和奔雷元帅起身握手,双方人员热烈鼓掌。

此时獠国内庭常侍卢月古,过来报告,“太后,宴会已备好。”

“奔雷大帅请入席。”

酒席就置于旁边,獠军已将草割掉,清理干净。这样也是挺好,军人也没有太多讲究。

当兀室第一勇士,来给蓝太后敬酒,“太后,野熊关一役,獠国真是运气爆棚,得到了贵人相助,太后应当好好酬劳一下韩大宰相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“太后,我看你同韩宰相挺般配的,就像天生一对。”

奔雷瞪了梭骨打一眼,心想你这也太没礼貌了,别国太后的私事,哪能随便说笑。

可是蓝太后并没有生气,“是吗,哪就谢谢你的吉言。”

此话一出,獠国阵营里,有兮兮声传出,有六双眼睛射出了怒意。

韩富国把这六人记下了。

梭骨打又向韩富国敬酒,“韩帅,你是我遇到的第一英雄,与你比了两场,我虽输了,但输的口服心服。

现在,大家在这里喝闷酒也没有意思,不如我们再比一场,给蓝太后解解闷。”

“可以,不过这次我打坐,你让我动一动,就算你就赢了。”

“这不公平啊。”

“没有什么,我也要试试内力,过去没遇对手。”

奔雷知道两人又要比武,“梭骨打要文比,不得用暗器。”

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两人离开饭桌,走开几百尺外,韩富国盘腿坐下,“开始吧。”

梭骨打距韩帅有两丈之遥,冲跑起来,距在打坐的韩富国三尺时起脚,可是他一个人像是碰到墙壁一样,身体都出现了压痕。

他就倒在地上,可是身体硬是没有进到三尺内。

这是韩帅用内功做了道无影墙,梭骨打的力量还是差强人意,自然无法撞开。

梭骨打又退后几步,再次发起冲击;这回是冲进去了,可以韩富国却出来了。

梭骨打要追,可又碰到了无影墙,脸都碰得有些许变形,他用肩膀撞也撞不开。

韩富国回到坐位,忽忽略凑过来问,安达这叫什么功夫?

“如来佛手墙。”

“这么厉害?”

“如来佛祖吗当然厉害了。”

“安达,你空手可以困住多少人?”

“可能会到百十人吧。”

这时奔雷大帅也听得饶有兴趣,“韩帅我用一百骑兵给你试试手。”

“可以。”韩富国把手掌往下一转,拳头一握,困住梭骨打的如来佛手墙就撤了。

梭骨打跑过来,半膝而跪,“韩帅,我想拜您为师。”

“骨打兄,你我各为肱骨之臣,不可能离开职务,师徒关系难于成立,但做为安达是我愿意的。”

“我也愿意。明天我们就设香案,拜长生天,结成安达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不一会,一百人骑兵就已在四里外列好队。

马的奔跑是需要热身的,热身后爆发力才出得来,这个距离是需要的。

号角一响,马队冲出。

韩富国此时离开宴会场地有七百米,梭骨打跟在他背后。

当马队冲至距韩富国半里地时,韩富国双掌握球状收回又击出,场上立刻飞沙走石,清理宴会场时的草叶铺天盖地,卷着泥土,以一只硕大的蟾蜍形状,朝马队张开了大口,并把马队全部收进肚中。

草蟾蜍肚子里面传出各种碰撞声。

待碰撞声停止,韩富国利索收功。

尘土草叶落地,里面的人马灰头土脸,还有有一些碰撞伤,但不严重。

所有人都惊呆了,这样的功力应该属于神魔级吧。

兀室则幸庆没有以此人为敌,还结为了安达,成为自己人。

小说《带着火炮建元唐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